牧羊人巫师

暗黑启示录

      乌云将月的光辉隐蔽。
      天上下着微微小雨,落在哪片残垣断壁上,也同样令人担心。忽然一道腥红的闪电从漆黑的云端直劈到地面上,震耳欲聋的波动使人无法分辨是天在疯狂的狞笑还是大地在绝望而无助地哭喊。天地间一片混沌。风雨肆无忌惮,让空气都变得稀薄。
      街道两边的灯火忽明忽暗,一个衣不遮体的少年紧闭着双眼无声无息地倚靠在黑暗边缘,银灰如尘的发丝被湿淋淋的雨水黏在后背上,脸色仿佛失血过多一般惨白得渗人,左胸膛一个深陷下去的血洞还在缓缓流出黑色的液体,污染了修长的手。嘴角残留着一些零星的肉屑,撕裂的衣服上溅满了不明的汁液,走近了可以闻到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街道的转弯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轻飘妙曼的身影,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衣装华丽,中式的小巧五官,棕色柔软的长发披洒下来,荡出了美丽的弧度。一件如同雾气织成的白裙,风一吹,几乎将她整个裙摆都撩了起来,隐隐可见的雪白香滑的大腿,充满了蛊魅力人心
的诱惑。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了,都难免心动不已。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跟在她身后。一个年龄稍大,衣服洗的都发白的女佣,正恭恭敬敬地为女孩撑伞。
        目光所及的一睹,女孩看见了眼见得少年,雨夜和周围破坏的建筑将她衬得十分凄凉,但不幸的是,女孩并没有看见他胸前的伤口,也许这就是他站在暗处的原因。
        女孩抬起了娇嫩的脸庞,冷冷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趾高气昂地冷嘲热讽:“哪个贫民区里的垃圾,竟敢来档我的路,不想活了吗?”可少年没有回应,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女孩的存在。
从小就被家人和佣人白般宠爱的千金小姐习惯了一呼百应,从来没有人敢对她提出的问题置之不理,想到这,她不禁火冒三丈,“你聋了吗?”话音未落便抬起手,想狠狠煽少年一巴掌,可还没还还得及触碰到少年的身体就被一把攥住。这时,少年睁开了他原本紧闭的双眼,一对血色的瞳孔,妖媚至极。“你的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吗?”少年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那一抹鲜艳的红,在这茫茫黑夜里,勾起了一个诡异而迷人的微笑。“太过盛气凌人可是会死的很惨的哦。”说着,便把女孩的胳膊从肩膀上卸了下来,飞溅的鲜血铺满了脚下斑驳的地面,四周瞬间弥散开一股醉人的腥甜。女孩愣在了哪里,表情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左边空荡荡的膀臂,灵魂仿佛都凝固住了。她并没有像恐怖电影你的女主角那样在遭到攻击后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相反,铺天盖地的恐惧让她暂时失去了语言功能,动弹不得。
      "哎,真难看啊。“少年一边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语,一遍把女孩那只被咬的血肉模糊的手臂吐出来扔在地上,”果然除了内脏和眼睛以外别的器官都不好处呢.....“他眼神空洞的看着她,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下一秒钟,少年张开了嘴吧,用手从喉咙深处挖出了一块带血的皮肉,他直径线女孩扑了过去,速度快如迅狼,令人措手不及,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脖子,慢慢深入。咔嚓,女孩的头颅落在地上滚出去好远,因疼痛而睁大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浅灰色,似乎死不瞑目。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现在就像一具被人玩腻了的人偶,随意丢在大街上。任人践踏。
      少年瞟了瞟女孩支离破碎的残破尸体,笑了笑,这其中充满了没你的死亡气息。他转过身,望着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女佣,”该你来了哦,“他的喉咙里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宛如野兽的低吼。
      ”什,什么!不要----“女佣吓坏了,立即跌跌撞撞地往身后跑去,”我不能想死,我不要死....“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可却仍逃不出这条昏暗的街道,空间仿佛被错乱,完全与世隔绝,没有了出路,即使回到回到了原来的转弯处,也只能看见几俱长满蛆虫的腐尸,它们的表情扭曲的让人不忍心再看第二眼,谁知道它们死前曾受过这样的折磨。
漫天飞雨与混合其中的腐尸味此时成了女佣心中最大的恐惧,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随时会伸出一只千疮百孔的手,活生生的将她的四肢拧断。
      ”呵呵,别跑了O(∩_∩)O~,你逃不掉的哦。乖乖听话站着别动,我还能考虑让你死的舒服一些,“一个幽幽的女声随着阴风吹来,年轻的女佣惊恐万状的跌倒在地,整个人如筛糠一样颤抖着。前方黑蒙蒙的雾气里突然出现了四个人影,一个被挖了眼睛少女和三个体型大致上相似,全身被烧得漆黑的成年男子,少女挺了挺纤细的小蛮腰,面带讥笑。其他人五官模糊,看不清真切。”还是说,你想活着被我吃掉吗?’‘
  “   抓住她!”少女挥了挥手,她身后的三个男人怪异地扭动着身体,其中两个按住了女佣的身体,最后一个剧烈扭动,深深吸了口...“杀了她!”少女脸上那两个黑洞洞的血窟窿此时不断流出暗红色的鲜血,饶有兴趣地舔了舔嘴唇。而另一边,雨夜茫茫,那一声绝望的尖叫还没来得及划出喉咙.....
后半夜,雨终于停了。
潮湿的水泥地上,一个女人以一个恐怖的姿势躺在那里,手脚则奇怪的扭曲着,肚子上是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整张脸好像被硫酸融化了般,令人恶心。在她身边,坐着一个少女,正在一点一点地撕咬着她的内脏。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身后转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是来自黑暗的幽灵在悄然行走。
‘   ’哎又有人来了,这次会是谁呢?“少女擦了擦满嘴的鲜血,站了起来。”呵呵,如果是尚未成年的处男处女就最好了,那可是难得的美味啊!“她后背的皮肤正浅浅涌动着什么,似乎有什么东西欲之而出。"哥哥,你的胃怎么跟黑洞似的怎么都填不满呢?”此时少女的脸上少年一份杀气,多了一份柔和。一只苍白如月的手猛然从后背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少年裸露的上半身也探了出来,他目光迷离地望着不远处模糊的人影,越来越近.......


评论

热度(3)